类似香蕉漫画的app

萧圣已经回到了苏济医院,他不光给妻子带来了美食,还在高级成衣店,给她买了件超级仙的连衣裙。

夏天到了,他要把妻子打扮成小仙女。

萧圣很爱给言小念买衣服,把妻子宠到连买衣服都不要操心的地步。

他的眼光很时尚,言小念非常喜欢这件裙子,作为报答,她把自己彻底戒毒成功的消息,告诉了丈夫。

“真的吗?”萧圣挑起眉头,有点不敢相信幸福来的这么快。

“嗯,这是证据。”言小念把血检单子递给萧圣。她的血液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一点有毒成分都检验不出来了,被新药清理的干干净净。

萧圣看完,高兴地差点发疯,他抱着言小念转了好几大圈,狠狠的亲她,“我老婆真厉害!”

“不是我厉害啦!”言小念红着脸,眼里闪过一丝内疚,“是余大夫的新药起了效果,可是他因此耽误了治腿,要动手术了。”

萧圣收敛笑容,想感谢余大夫,但余冲睡得昏天暗地,根本不给他机会。

“好了宝贝,不要难过。”他抵住言小念的额头,柔声安慰,“余大夫会治好自己的,我们好好照顾他就是。”

“老公,我想回家一趟,萧纱说她会来照顾余大夫的。”言小念太想念自己的两个小宝宝了,按捺不住的想要回去。

至于盐水鸭,酱排骨,还是和家人一起吃更香!当然也得给冲儿留一些,等他醒了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食物了。

粉色公主房间里的可爱女孩

“呵呵……好。”萧圣失笑,他的小妻子前一秒还为余大夫内疚,下一秒就要抛弃他回家啦!

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言小念这样寡情的女人了,不过,他怎么就这样喜欢呢?

萧圣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带着妻子回去了。暂时没办出院手续,因为明天还要抽血检查,确定毒性不反复,才能出院。

余冲睡得很熟,所以言小念也没和他说再见,想让他睡个饱。

反正冲儿要住院做手术的,她有的是机会照顾他……言小念挎着丈夫的手臂,一声不吭的走了。

就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余冲睁开了漂亮的眼睛,言小念的裙角掠过他的视线,飘在他的心头,翩若惊鸿。

辛颜,再见……

脚步声远去,病房恢复安静,余冲带着几分不舍,重新合上眼帘睡了过去。

但愿她能长入梦,伴他一路且徐行。

……

宽阔的马路不断延伸,言小念坐在飞驰的豪车里,看着两边的风景。

初夏是最美的季节,大地回温,路两边的树叶隐藏着新绿的果实,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光泽。

“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吗?”萧圣提醒妻子,同时放慢车速。

“要打的。”言小念拿出手机,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我病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了?”秦仁凤高兴坏了,美眸泛着光彩,“那明天爸妈,还有孩子们都去接!”

言小念开心的挑挑眉,“不用了妈,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啊!”秦仁凤惊喜不已,“午饭吃了没?萧圣呢?”

“没吃,萧圣在开车。”

“知道了。”秦仁凤挂了电话,立刻吩咐吴妈起火做饭。

厨房顿时响起了剁菜板的声音,跟过节似的。吴妈不是厨师,她只负责打下手,整理好食材,等着主人夫妇亲自下厨!

王居先生正在陪自己的孙子玩,就见妻子兴冲冲的进来了,“女儿马上到了,她的病好透了!”

“是吗?”王居先生大喜过望,深沉的双眸泛着喜悦的光芒。

“是是是……快给孩子洗洗小脸,换上最漂亮的衣服,盛装迎接妈咪!”秦仁凤去抱小舟舟。

“哎,别折腾他们。”王居先生护住孩子,“他们的脸很干净,又香喷喷的,何必多此一举?一天洗那么多次脸,会洗坏他们脸上的保护膜的,小婴儿娇嫩着呢。”

“不会的,涂上婴儿面霜就没事了。”秦仁凤把老公挤开。

王居先生没办法,只好配合妻子,给阿贝和小舟舟洗好脸,然后换上丝绸做的小衣服……

和母亲通完话之后,言小念自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姐妹,又给小薰打了个电话,把好消息告诉了她。

小薰顿时高兴坏了,也不复习了,合上书本说道,“我现在去给买点礼物庆祝,让爸多做点芥菜丝,我晚上回去吃。”

“嗯嗯,我也喜欢芥菜。”小念连连点头。

王居先生有个祖传的拿手好菜——闷菜,就是把新鲜芥菜头切丝,和花生黄豆一起煮熟,然后放上姜丝,用香油食盐拌一下,白白嫩嫩,清爽脆口,实在是人间美味。

言小念曾问过爸爸,怎么会做这么好吃的菜?

王居先生说是他母亲教的。

他年轻的时候是穷小子,而秦仁凤是土豪家的千金,他什么菜都学着做,准备伺候秦仁凤一辈子的。

谁知出了大事,夫妻分离二十多年。

经过漫长的二十年岁月,王居先生别的菜都忘了,唯独还会做这一样,因为秦仁凤非常爱吃。

他现在几乎每天做一盆,用竹签一根根的穿起来,给秦仁凤当零食吃,比买的那些零食健康多了,还可以瘦身美容。

王居先生也是实力宠妻了……

“不要给我买什么礼物,又不缺什么。”言小念说道。

“缺不缺我可不管,我就是要表达自己的心意。”小薰笑了笑,“放心,我不会买烂大街的东西送的。还有,他们两个争当姐夫的事,知道了吗?”

谁们俩?

言小念转眸看了眼丈夫,恍然大悟,“哈哈,还有人争这个啊,太有意思了!”

“所以说男人有时候真像个孩子,幼稚的很。怎么想啊?”小薰问道。

“我无所谓。”言小念耸耸肩,“这事我觉得咱们俩不应该插手,让他们凭本事争去!说呢?”

“我也是这个意思。”见言小念态度清晰,小薰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到时候让他们和爸妈沟通吧,我们就安静的看着。”

“行。等高考完,有什么打算啊?我们去度假好不好?”

“当然,非常好!”

“嘻嘻……”言小念是个话唠,很会带话题。

姐妹俩聊得很快乐,约定等小薰高考结束,她们就带着孩子去海边度假,晒日光浴,采椰子壳。

萧圣一边开车一边听妻子眉飞色舞的计划未来,薄唇勾起柔和的弧度,显然喜欢妻子的这个状态。

至于她帮不帮自己争“姐夫”的宝座,倒在其次。

只要他媳妇健健康康的,别说让他妹夫,当孙子都行。

不过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男人都是好斗的,萧圣不会轻易把“姐夫”的位置让给宫炫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