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妹子综合网

“等等!”眼看侯毅就要被拖出去,夏如歌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夏如歌,她平静的走到侯毅面前,一张笑脸冷若冰霜:“我给一次机会,把所有同党部找出来。”

侯毅冷眼看着面前的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少年,满脸冷漠,态度坚决的说:“什么同党,我们都是天玄宗的弟子,宗主也好副宗主也罢,都是我们的恩师,何来的同党一说?”

夏如歌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他的喉咙,迫使他张开嘴巴,随后丢进他口中一枚丹丸:“可以不说!”

那丹丸仿佛有生命般,顺着喉咙就滑了下去,连吐的机会都不给他,侯毅满脸恼怒的看着夏如歌:“……给我吃了什么?”

夏如歌沉默不语,径自拿出手帕一点点细细的擦拭手指,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满脸嫌弃。

他竟然敢嫌他脏?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侯毅生气的,最让他气的是宗主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外人欺负,却连话都不敢说,他根本就不配做宗主。

“宗主,这本是我们宗门内的事,为何要让几个外人在这指手画脚?就算副宗主有什么过错,也应该由宗主来惩罚,而不是这些人。”侯毅满脸不服气的喊。

他这一喊,顿时让娄宏亮满脸尴尬,同时也激起周围弟子的愤怒,因为夏如歌等人来势汹汹,加上一个个修为不凡,气势镇压场,副宗主又被整的人不人鬼不鬼,他们自然是被吓的不行,根本来不及去思考这些外来人正在插手他们宗门之事,而侯毅这一声吼,倒是把他们吼醒了。

“就是啊!这是我们宗门内部的事,就算是处理也要由宗主处理,们是哪里冒出来的一群奶娃娃,毛都没长齐,还敢来这里闹事,赶紧走!”

“赶紧走,我们天玄宗不欢迎们!”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对,不管们多厉害,我们都不怕们,竟然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害我们副宗主,还妄图杀我们师兄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

夏如歌垂眸听着这群弟子的叫骂,不发一语。

然而,娄宏亮心里有些着急,可是并未打算下令阻止他们开口,他知道这几个少年并非弱者,可他们天玄宗也不是吃素的,如此让几个娃娃在天玄宗闹事,传出去,他这个天玄宗宗主的颜面何存,以后天玄宗又如何在无双城立足?

若是能杀杀他们的威风,倒也不错。

看到夏如歌等人不发一语,这些弟子以为他们是害怕心虚了,愈发嚣张,骂出的话也越来越难听,却不知道他们宗主却是夏如歌的亲外公。

侯毅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几个奶娃娃而已,若不是他们趁副宗主不注意时下毒药,副宗主又岂能中招,天玄宗少说也有几千名弟子,杀掉他们几个根本不是问题,想要在天玄宗撒野,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可他们不还嘴,那些弟子深感无趣,渐渐的也就不再说话。

“骂够了?”夏如歌低头抚摸小七背上的毛,小七舔舔爪子,扯起嘴角,主人发怒了,这些人要倒霉!

“没嘛够!们赶紧滚出天玄宗,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绿衣的弟子青年男子,他满脸怒火的瞪着夏如歌,那表情恨不得将夏如歌活活掐死。

看到夏如歌身上冰冷的气息越来越浓,娄宏亮终于忍不住了,刚想开口,却见夏如歌的身影突然一晃,瞬间就到了那青年身边,众人只见一道黄光闪过,接着便听到凄厉的惨叫,而夏如歌的身影已经回到原地。

众人惊讶的看那青年,却发现青年满脸是血,下巴和舌头已经不见踪影,鲜血啪嗒啪嗒的落在地面。

然而,还未等众人回过神,就看到两个血糊糊的东西掉在旁边一名弟子手里,那弟子低头看到手里的东西,惊恐的尖叫一声,立刻远远的丢出去,等掉在地上,才发现正是那青年弟子的血淋淋的下巴和舌头。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不由的后退几步远远的躲开那恐怖的少年。

刚才夏如歌的动作迅速,别人兴许看不清楚,但是北冥幽和离洛却看的清清楚楚,她刚到那青年身边,便拿出惊鸿剑,瞬间将那青年的下巴和舌头削去,只是眨眼的工夫又回到原地,不论是速度还是反应都让他们惊讶不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相信这样的速度会出现在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上。

北冥幽眯起眼睛,惊鸿剑是认主人的,当初他把惊鸿剑送给夏如歌,也只是试试夏如歌能否成为惊鸿剑的主人,没想到的是,那丫头刚拿到就被惊鸿剑认做主人,而这段时间,夏如歌虽然鲜少使用,可每次只用必然见血,恐怕迟早有一天,小家伙会被这把剑变成一把嗜血剑。

不过,即便是变成嗜血剑,他也不担心,以小家伙的能力,她应该可以完的控制。

那青年躺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惨叫,场面血腥,吓的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白到了极点,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落。

夏如歌满脸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般,沉静的双眼扫视那些被吓的几乎尿裤子的弟子。

只是一眼,那些弟子就立刻被吓的身发抖,几乎跪下来,而夏如歌却转身看侯毅:“想清楚!”

侯毅原本就僵直的身体在听到夏如歌的话后,更是猛然绷直,紧张的脸部肌肉抽搐,随后,他就感觉身上开始发痒,先是一点,然后是一块,然后是一片,很快身都痒起来。

“……刚才给我吃的什么?”在看到副宗主的惨样之后,他刚才以为自己吃的估计也是和副宗主一样的毒药,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此刻毒发之后的感觉却完不同,让他很诧异。

“很快就会知道。”夏如歌转身,既然他们想玩,她很乐意奉陪,只是要看他们是不是玩得起。